關閉
退役軍人事務局
當前位置:首頁->邯鄲信息->部門動態->市政府有關部門->退役軍人事務局

崢嶸歲月深處的堅守!

發布時間:2021-08-16

  投身軍營,老山前線大顯身手,

  脫去戎裝,基層換羽依然飛翔。

  一句承諾,割不斷三十六年戰友深情,

  一本日記,珍藏著一輩子的大愛無疆。

  一肩風雨,幾度春秋,

  左手是懷念,右手是責任,

  幾十載風雨無阻,替戰友孝敬雙親,

  今天我們就走進老兵胡地春

  一起聽聽他的故事

  我叫胡地春,今年62歲,中共黨員,家住磁州鎮常莊村,退休前在磁州鎮人民政府工作。我小的時候,特別崇拜的就是軍人。1979年11月,我如愿以償地參了軍,當上了武漢軍區特種兵的空軍空降兵。

  在11年軍旅生涯中,我歷任戰士、班長、排長、軍體教官、司務長。在1984年6月全軍組織的跳傘、空投、構筑陣地、射擊等綜合大比武中,我所帶領的小隊榮獲全軍第一名,我個人榮立三等功、團隊集體三等功。

  1985年1月至1986年6月,經過師團選拔,我參加了云南老山地區對越防御偵察作戰,執行出境抵近偵察、搜山、潛伏、炮擊,炸敵據點、屯兵房、碉堡橋梁、交通要道,并擔負著掩護捕俘組火力支援。打仗,對于我們這些七十年代入伍的新一代軍人來說,確實是一個嚴峻的考驗,特別是作為第七偵察大隊第十小隊小隊長,能不能帶領十四名戰友把仗打好,完成上級交給的戰斗任務,這是我當時考慮的最多的問題。在老山前線一年半的戰斗中,我從執行代號“101”到“107”的七次激烈戰斗,共作戰三十余次。戰斗中,我得到了鍛煉,經受了考驗。

  在我一生中最難忘的是1985年7月3日的那場戰斗。上午,我們接到中隊指揮部的命令,晚上8時秘密執行捕捉入侵越南特工的行動,所有隊員精心準備,帶足武器彈藥和干糧。年輕稚氣的我們個個精神飽滿、摩拳擦掌,暗下決心“犧牲我一人、幸福千萬家”,決心要狠狠地打擊越寇。

  那時我剛結婚一年多,女兒才出生三個月,我給妻子寫了一篇日記,給大家分享一下:“云妻,……當你接到這封信時,我可能已經離開了你們,首先請你鎮靜,意志堅強,邊疆的人民群眾每天生活在敵人的炮火下,有家不能歸,有田不能種,有多少親人無辜地死去,我心不忍.......”。說實話,我做好了“光榮”的準備,我和戰友郭躍華有一個約定,不管誰犧牲,活著的一定要把犧牲的尸體帶回國。

  軍人就應該聽從祖國的召喚,保家衛國是我們神圣的責任。當時邊境線上埋設的地雷較多,有定向雷、絆收雷、跳雷、72式防步兵雷。為了減少不必要的傷亡,不暴露行動路線和人員,晚上8時我帶領十四名隊員,上看不見星光、腳下趟著濁溪,攀著蕪雜藤蔓,向前摸索前進。

  凌晨4時,當我們在邊境線搜索到大約六公里時,突然發現前方不遠處有越軍的一個陣地。大家馬上警覺起來,這時,我打手勢向大家發出信號,兩人一組,匍匐前進,悄悄把陣地合圍。經過仔細觀察,確認陣地上只有兩名越軍在站崗堅守。

  隨后,我用越語向陣地上的越軍喊話,他們認為是自己人來換崗,完全沒有料到我們“神兵天降”。他們晃悠著向我走來,沒有一點防范意識,我和隊員涂建華交換了一下手勢,幾乎同一時間飛撲過去將其制服。這家伙拼命掙扎,此時我用無聲沖鋒槍將其擊斃,另一個同伙剛反應過來,卻來不及了,被隊員童吉華、羅會川將其制服,在掙扎中越軍示警扣動了扳機,童吉華不幸左肩身負重傷,鮮血直流,染紅了大半個衣服。本想帶個“舌頭”回來,考慮到行動目標已暴露且戰友又身負重傷,只好采取果斷措施,將其擊斃。

  正當我在給戰友童吉華包扎傷口時,前方捕俘組給我傳來消息“我們已成功捕捉兩名特工,正在返回途中,被越軍的機槍火力封鎖,請求火力支援”。我就命令羅會川、童吉華留下來,看守武器裝備和照顧傷員,其余人員隨我輕裝前進,以飛快的速度迅速搶占有利地形,構筑好60炮陣地,向敵機槍陣地發射了48枚炮彈,消滅了越軍,摧毀了機槍火力。

  就在相互掩護交替撤回的途中,又有一股十分隱蔽的殘敵向我們開槍,戰友余恒輝、郭躍華、潘慶生、謝賀不幸中彈犧牲,獻出了自己年輕而寶貴的生命。偷襲打成了遭遇戰,看到戰友犧牲,我心中燃起了一團怒火,帶頭高喊著“為戰友報仇”,率領其他隊員以迅猛的動作趟過血水浸泡的河流,向敵人的陣地奮起反擊。子彈“嗖嗖”地打來,我們早把生死置之度外,全然不顧,整個戰斗又進行了3個小時,全殲越軍130余人。

  清掃戰場時,忍著悲痛和饑餓,我們活下來的人,用一天一夜的時間才把犧牲的戰友抬回我方營地?;叵氘敃r,雖然每個人臉上身上都淌著血,有的掛了彩,有的被蚊蟲蛇鼠叮咬的渾身浮腫,但沒有一個喊苦喊累的,沒有一個害怕和后悔的。同仇敵愾!我們沒有遺棄戰友和傷員,履行我們出征前的承諾。最后,我們在國境線用最莊嚴的儀式向犧牲的戰友舉行了告別儀式。我們互相擁抱,淚流滿面,紛紛表示誓死保衛祖國的南疆,狠狠地打擊侵略者,為戰友報仇,請祖國和人民放心。在此次戰斗中我也榮獲戰時三等功。

  在老山、者陰山前線,烈日照射加上蚊蟲叮咬,長時間又不能洗澡,飲水也不安全,我和戰友們患上了奇癢難耐的皮膚病。之后,我又多次參加了抵近偵察、搜山、炮擊、潛伏等多次戰斗任務。1985年11月29日,我們從6號界碑到扣林山主峰1682.3高地,執行炮擊任務,共構筑了四個炮位。拂曉5時占領陣地完畢,12月2日7時戰斗打響,共向越軍陣地發射炮彈200余發,坐鈑下陷約2米左右。待炮擊任務剛結束就接到命令迅速轉移,剛剛離開幾十米,越軍的反擊炮彈就轟了過來,所幸沒有發生人員傷亡。

  在云南麻栗坡一年半的驚心動魄戰斗中,有很多場景一閉上眼就如在眼前,畢生都無法忘記。軍人的價值就在于戰場上的無畏無私,多打勝仗就是對青春和理想的追求。

  現在,四位戰友離開我三十七年了,我一天都沒有忘記他們的音容笑貌。從2015年起,我利用多種渠道和很多方式找到了他們的家人,并加上了微信,經常與他們的家人聯系,幫助解決生活上的困難,與磁縣的戰友郭敏、黃天亮每年最少去他們家中慰問一次,送去現金和生活用品,并給他們掃墓。

  作為退役老兵,我一定做到退伍不褪色、退伍不退志,堅決保證做到“若有戰,召必回”,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發揮余熱,作出自己應有的貢獻。

  




惠泽社群香港正版资料